她身姿窈窕,走在街上,忽然站住不动,时而托腮时而负手,时而微笑时而如雕塑般凝重。人们自她身边走过,有人向她拍照,也有人同她合影。行为艺术,街头的活人雕塑。入夜,深夜,凌晨,街上终于再没有别人。她蹲下来,开始拔陷在缝里的高跟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