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记得我们大一的时候,舍友找到一张不同角度照的熊孩子的头像。我们四个分别用他做头像。有个舍友在微信附近的人找到个比较漂亮的妹子,又不太敢跟她打招呼。于是就找我们三个帮他,让我们用"嗨,你好吗"一人发一个字过去。结果对面也给我们一人一个字“我得罪你”……我们就想是不是发送的顺序出了问题?――看成“好你吗嗨”了